陈芳:大玩家要有大乐趣
2015-08-20 11:01:03

陈芳:大玩家要有大乐趣
昆仑万维CEO:陈芳


       在金庸的小说中,剑是百兵之首,刀为百兵之王。剑者,高贵、优雅、平衡,正如陈芳,他主导过多款游戏成功上市,从端游横跨到手游,可谓长袖善舞,百般皆能。反观周亚辉,从来都是一个疾如风,侵攻如火之人。在昆仑游戏的第二年,就将游戏业务带到了海外,在业内,周亚辉以目标定位精准,行事果断高效而著称。就像是一把刀,霸气而不拘小节。
 

       陈芳的到来能对周亚辉带领的昆仑游戏起到很好的补充作用。在之前,昆仑一直精耕于海外,在国内声名不显,别说和完美、畅游、盛大等一线厂商相比,就是后进之学蓝港、触控等在名气上也要超过昆仑。但在今年,我们会发现昆仑游戏的风格大变。其一是昆仑游戏敲响了上市的钟声,同时欲在国内市场大展拳脚。其二是昆仑游戏的品牌建设愈发的被视为重心。
 

       据说在进入昆仑游戏的某一天后,陈芳邀周亚辉、张益豪参加他举办的一次下午茶。以“昆仑游戏是谁”、“眼中的昆仑游戏”和“昆仑游戏要去哪儿”三点出发,畅谈他的经营理念。
 

       袅袅一杯茶,道尽了陈芳思考已久的昆仑之路,或者也可以说是他自己的未来宏图。这其中就可以看出陈芳到昆仑后的行事风格。他一用人情练达之能,让百事通达。二用世事洞明的江湖经验,深入到公司的具体战略,将柴米油盐酱醋茶依次摆开。三学周亚辉贴近员工,不做曲高和寡的寡人,就像周亚辉,据说公司里人人都能拍着他的肩膀叫老周。
 

       “渐趋圆熟之风,无复刚方之气”是一个新来领导者必须经历的一个过程。
 

       而在那次下午茶会中,有一个比喻也颇有意思,在昆仑游戏的三大高层中,周亚辉是DPS,陈芳是MT,张益豪是补给法师。三人分工明确,却互相充当着补充的角色。
 

       作为MT,职责是遮风挡雨,让DPS能够全力输出,让补给法师能够在安全的环境中输送弹药。在陈芳到来之前,周亚辉饰演了MT与DPS的双料角色。而如今的周亚辉已将自身的重心放到了金融上面,陈芳与张益豪成为了昆仑游戏相得益彰的双核。
 

       陈芳这人见识广,懂游戏运营,也知晓发行之道。他对昆仑最大的价值在于,他是一个深谙中国游戏市场的游戏人,这对昆仑弥补自身在国内市场的经验不足极为重要。海外与国内的规则不同,昆仑游戏难以用在海外发行的经验来搬到国内市场中,而陈芳曾主导运营过《百万亚瑟王》这款手游,并且以运营端游的方式运营手游一度引起了业内广泛的议论。他在国内发行上有着绝对的过人之处,以及丰富的经验。
 

       可以说,身处黄金三角中,陈芳是压力最大的一个。昆仑之前将产品铺到很远,日韩、欧美、东南亚等等,但回过头来,发现中国市场才是最难啃的骨头,其一,中国市场在世界范围类竞争都是最大的,从榜单上的排名就可以看得出来。其二,本身的发行平台数量也是世界第一,且发行门槛很低,造成竞争激烈。其三,中国幅员辽阔,人口基数大,获得单个用户成本在不断升高。所以能在中国脱颖而出的发行商发在世界上都具有相当高的水准。但中国市场即便再难啃,也得去慢慢消化。
 

       昆仑在今年ChinaJoy展台的概念是大玩家,展出了自研产品《师傅有妖气》,以及代理产品《海岛奇兵》,《愤怒的小鸟2》,《极品飞车》等等。你会发现,除了自研的产品,昆仑还拿下了不少国外优秀的单机之作。但众所周知的是,单机产品在盈利方向普遍比不上网游,且很难有持续的造血机制来保证产品持续盈利。我们不禁会疑问,莫非昆仑看中的就是这些优秀游戏的IP,想要他们的衍生力量?还是会将这些游戏改造的符合中国特色?

       陈芳则认为,在大家看来,海外游戏在中国大红大紫的案例并不多,除了海岛奇兵,而海盗奇兵在代理期间也存在疑惑。实际上昆仑将中国游戏代理到海外的根本是中国的手游开发者拥有接近或者说达到世界一流的水准,所以昆仑在国际上才有相当的竞争力。但对于一些优秀的海外游戏,它们本身的属性就是好玩,昆仑在带进国门之后不会为了迎合收入去设定很多相关的系统。

       弱联网的游戏虽然商业性不强,但昆仑也不会去破坏连续的游戏体验上来进行商业化,更加不会通过一些很低级,但事实上占据很大比例的短代收入的方式来带动游戏收入。昆仑对这些游戏的商业化并不抱有很大的期望,这些游戏的品牌与好玩性,口碑等才是昆仑所看重的,而盈利也得等到这些游戏有足够的用户之后,再来有更系统化的考虑。
 

       依陈芳所言,昆仑拿下一些优秀的弱联网海外游戏更像是赔本赚吆喝,但从品牌建设的方向去看,昆仑的布局并不小。
 

       陈芳坦言,昆仑在以往一直是产品高调,企业低调的公司。有关昆仑的新闻基本都是关于产品的,而非其他炒作宣传等。在昆仑的品牌建设上,昆仑有两个大致的方向。
 

       首先,游戏公司或者说内容公司,品牌必须由产品来打下好的根基,来获取用户。昆仑也必须建立在这个基础上,尤其是大陆地区,昆仑在之前有一些好的产品,比如武侠Q传,海岛奇兵,愤怒的小鸟2,师父有妖气。但手游不能像端游一样能带来大量的持续用户,今天昆仑更希望通过各种方式让成功产品的档期做的更加连贯。
 

       其次,昆仑本身是一个多区域,国际化的公司,昆仑之前的公司品牌没有做到一个很好的状态,从今年开始昆仑就想做好品牌,以前单个产品可能只会在单个区域做的好,昆仑现在想找的是昆仑发行的,同时在多个区域都成功的产品。这是从空间上上升到一个高度。
 

       立足于产品,保持旺盛的造血机制,同时通过口碑与用户沉淀将昆仑游戏的品牌做好。这就是今年昆仑的一大目标。凡夫畏果,菩萨畏因。大公司的战略目标,都是一个积水成渊的过程,而这其中阳谋又要远比阴谋来的有用,树立品牌又要比低俗炒作来的干净利落。
 

       而在陈芳看来,昆仑游戏这样一个国际化的发行公司仍旧有很长的路要走,且有榜样在前。那么榜样是谁?陈芳坦言是EA。
 

       EA是全球最牛逼的发行公司,在发行包括产品积累建立起来的系列品牌上都是世界首屈一指的水准。不过陈芳认为目前的昆仑游戏相比于EA仍旧存在着不小的差距,EA还有很多地方值得昆仑去学习。所谓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昆仑游戏的定位也与EA一样,是以全球化的发行作为根本。
 

       如今的陈芳在游戏行业摸爬滚打了十多年,曾经通宵游戏的时光早已不复存在。但他在闲暇之余仍旧会通过游戏来消磨,比如打实况。商人的兴趣就在那些能找到财富的地方,而游戏人的兴趣就是那些能提供我们乐趣的游戏。
 

       许多人在世俗中泡久了之后都会叹息往昔难寻,都会从记忆里将某一段拎出,拍拍上面沉积的灰尘,感叹它是最好的。我们总是要经历过一些懵懂,追寻过一些执着,撞过几道南墙,最后到达彼岸。但在这个过程中,请保持曾经的热爱。
 

       身为游戏人,我们最初所热爱的就是游戏,就好比陈芳把被子闷在显示器上打游戏的那段日子。